cjfmmd

我们都要把自己照顾好.好到遗憾无法打扰.

不写了不写了

还写什么啊!

甜不过蒸煮了(ㅍ_ㅍ)

看见团长转发并“勿忘初衷”的我:=͟͟͞͞(๑ò◊ó ノ)ノ

看见某h评论的我:ヾ(((;ꈡ▱ꈡ;)))ノ啊啊?

看见团长回复的我:=͟͟͞͞(꒪ᗜ꒪ ‧̣̥̇)卧━=͟͟͞͞(Ŏ◊Ŏ ‧̣̥̇)━擦!!!!

上海这几天是对我们宏施了什么法术吗?

求婚了求婚了

四舍五入就是扯证了


「一個愛我的人,如果愛得講話結結巴巴,語無倫次。

我就知道他愛我。」

【XS】一位路人莎的独白

01

散了,还是散了,终于散了。
这种心情我想就是俗话说的:「分手快乐,祝你快乐」~
哦不是这句,是:「因为相爱所以在一起,因为深爱所以又分离」
俗话说的好,啊,别打我。
反正无限期休团是真的,怪兽马上就要订婚了也是真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两件事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摊手)。
总而言之,这里有两个人渣终于分手了。
没有,我没有在伤感。
好啦,是有一点点不相信爱情啦。
不过当事人自己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把我拉来机场一起送机的时候语气好像那位只是像往常一样出个差过两天就回来一样。
这一次恐怕是不会回来了吧。
哈哈,哈。

02

嗯,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迟到啊。
送机的人来得比要坐飞机逃离的人早。
来不及把酒话离愁了吼,那就赶紧走吧,飞机在催了啊。
哇靠,还抱!
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我现在头上好亮,在发光。
这真的是分手现场吗?骗子!
而且,怪兽你现在笑得好僵硬你知道吗?
喂!陈信宏已经走啦!你不要再笑啦!很吓人。
诶,你知道吗,他刚刚转身走掉之后好像悄悄抹了把脸喔。我还是第一次见大魔王本人有这种落荒而逃的时候呢!哈哈哈他也有今天……诶?怪兽?
天啊,我居然没发现怪兽根本没跟我走过来,他还在刚刚那个地方连挪都没挪一下。
他一直低头站在那里干嘛啊,我是不是不该过去……
我发誓没看见他攥紧的拳头,嗯,我什么都没看见。
——刚刚果然是装的。

03

人类好奇怪,他们总以为他们不说,就没人能看懂。

04

温尚翊的未婚妻很漂亮,很聪明。
但我就是不喜欢。
所以今天他结婚,我却留在大鸡腿无聊。
休团以后我们就转幕后了,现在的大鸡腿已经成了各个歌手抢着租借的录音室,再也不是那个我们五个人每天泡在一起的小小王国了。
不过习惯就好啦,毕竟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我怎么又想到那两个人渣身上去了。
想想别的吧,嗯,冠佑呢?
哦,回家陪老婆孩子了。
石头呢?
嗯,也回家陪老婆孩子了。
阿信呢?
谁知道跑到哪去了。
上次有他的消息还是上半年,那家伙从太平洋不知道哪个小岛上寄回来的明信片,附带了一张自己出海的照片。
照片上的他没有以前白了,也没有以前看起来软软的很好捏的样子了。
很好啊,这说明他可以和太阳和平相处了。
再也不用做个夜行动物了。
真好啊。

05

怪兽也这么说。
真好啊。
然后笑着把明信片和照片一起递给我。
我本来想让他收着。
但我接过来的时候碰到了他的指尖,颤抖着的。
你知道的,弹吉他的人平常手不会抖的。
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把照片放了起来。
就在大鸡腿一进门的抽屉里。
巴黎铁塔,东京铁塔,金字塔。
和他陆续从世界各地寄回的明信片一起。
就像他从来没走。

06

婚礼快要结束了吧。
早知道就去了,现在好饿啊。
靠,冰箱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懒得出去买。
怪兽的休息室里应该会有吃的吧,他经常呆在这里来着。
去翻翻。
应该没关系吧。
管他的,拎北真的快饿死了。
天啊,这真的是男生的房间吗?
虽然我知道这间以前是阿信写歌的小房间啦。
但这里现在是怪兽在用啊!
怎么,可能,这么,干净。
桌子上怎么什么都没有。
抽屉里……这是什么?
对戒?
怪兽不是今天结婚吗?
???

07

所以他根本不是去结婚的。
靠。
幸好没去。

08

居然真的什么吃的都没有。
现在就期待着有没有人能来解救一下饿瘫在沙发上的我了。
有人开门。
太好了。
快给我点吃……陈信宏?!

09

所以说,陈信宏时隔几年终于肯回来还挑在今天。
图谋不轨。
进了门就问怪兽在哪。
果然。
他在婚礼现场啊。
哈北七是不是忘记算时差。
我刚说完,他居然扔下东西就跑了。
没良心,不告诉他怪兽根本就没带戒指去了。
谁叫他包里一点吃的都没有啊!
饿死了。

10

终于在大鸡腿翻出来一桶泡面。
不管什么味道,先泡上再说。
好香。
拎北要端去边看电视边吃。
完美。
靠,怎么又有人敲门。
今天到底怎么了。
别敲了!我在开了!
哇靠!你们推什么门啊!
拎北的泡面!!!
赔我的泡面!!!

11

两个人渣在一起果然没什么好事。

12

陈信宏又走了。
说世界还没环游一圈。
怪兽?
当然没去,你忘记他恐飞喔。
但我们都知道,这次不一样啊。
这次我绝对不会去陪怪兽送机了。
保护视力,从我做起。

13

只要你在这里,从别后的千里万里,就都是归途。


———————END———————

莎莎:心里苦。

閒談,很喪

總覺得陳信宏和溫尚翊之間有一種獨特的氣場,和別的團員不是這樣的。
這個氣場很難描述,有點像熱戀過的情人,又帶一點點分手後的小尷尬。
分手又怎麼樣,全世界最熟悉你的,還是我。
就這種感覺。

私以為就像很多文的設定那樣,陳信宏對溫尚翊是有刻意拉開距離的,但從心底散發的需求和渴望有時候是按捺不住的。
溫尚翊也是在刻意遠離吧,工作上已經很近了,如果私下不離遠一點的話,可能會控制不住吧。
你看,我們對彼此都是巨大的誘惑。

也許婚後的溫尚翊是幸福的,但他的確有時會露出那種空洞的表情,揪心。
對於夫人的問題我一向不想去了解太多,但貌似不少人都不喜歡她,有沒有小可愛能幫我科普一下?

其實為什麼會有信獸黨,我想自以為是地說一句。
愛一個人的時候,情緒會從眼睛裡跑出來的。
不過也許,那真的是更高層次的兄弟情吧XD

如果他們真的在一起過,我是說如果,我倒蠻不希望他們重新在一起的。
這樣也許會更痛苦,畢竟已經把她拉進了局。

還有近年來越來越多類似「溫柔」、「後來的我們」、「終於結束的起點」等等的歌,都讓我覺得陳信宏在近乎歇斯底里地傳達著一種情緒。
吶,我不是輸給了世界,不是輸給了那個人,最後的最後,我也只是輸給了你。

這些歌,都是寫給你的啊。

你聽見了嗎,我的心。

「你看我 多么渺小一个我 因为你有梦可做」

文字失效瞬间.





【XS】大老板和小律师

私设有,ooc有,陈总裁x温律师


01

缘分这个东西,说起来真的一言难尽。

就如陈总有一天开车上班路上突然多拐了一个弯,温尚翊就闯进了他的生活里。

像陈总这样的人,想要接近的人一是为了钱,二是为了相貌。陈总两样都占,因此过往的人生中几乎没有真情实意地谈过几场恋爱,感情史几乎是空白。

而温尚翊不同,散发着无穷的荷尔蒙气息,连眉梢都带笑,成天的把人小姑娘撩到捂着心口不放。

其实过程并不顺利,温尚翊一直不肯点头。

也不是说不喜欢,只是温尚翊知道,陈信宏这样的人太完美,完美到自己只要一点头,这辈子就一定和这个人绑上了。

而当时的温尚翊还没有做好收心和一个人过一辈子的准备。

陈总锲而不舍,知难不退,每天开车绕好几个弯去接温尚翊下班,日复一日,风雨无阻。

有一日下大雨,温尚翊冲进大雨中,看见不远处那个撑着伞的身影,倒真有了一种有人等你回家的错觉。一不留神,还是被套路了。

02

两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就这样搞在了一起,不知是该痛哭流涕还是感谢上天让两个祸害彼此收服。

一次公司重要会议,陈信宏马上就要进会议室了,温尚翊一个短信发过来。

——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帮我打包你们公司楼下的珍珠松饼,我发烧了,想吃。

陈总放下资料拎起外套就跑。

然后全公司上下都知道陈总因为家里的小情人翘掉会议的事情了。

事情版本演变也非常的匪夷所思。

设计部还比较正常:陈总和小情人闹矛盾,回家陪去了。

营销部:诶诶财务部给拨款不?喜糖该准备着了吧!

财务部:我们stayreal又不是今天要破产了好吧!这点钱还用说?

广告部再次发挥忽悠能力:陈总都隐婚好多年啦,孩子都有啦!这不孩子生病回家看孩子去了!

秘书小姐两手一挥,都开会去,有什么好看的。


温尚翊在床上翘着脚看电影,松饼只吃了两口就不想吃了,放在一边。

陈信宏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碗稀的像汤一样的白粥。坐到温尚翊旁边,举起勺子吹一吹才喂给他。

温尚翊毫无意识地咽下了第一口,咂吧咂吧嘴发现不好喝,没有味道,第二口地时候眼睛盯着屏幕,下意识地偏头躲开了陈信宏喂上来的粥。

陈信宏把手往前一伸,温尚翊又躲。再往前一伸,温尚翊还躲。往复几次之后,陈信宏把粥往自己嘴里一塞,附身抵住了温尚翊的唇,把粥渡给他。

第一次做饭,忍忍吧。

03

温尚翊睡下后,陈信宏抱了笔记本坐在床边工作,亮度不忘调到最低。可能是房里冷气打得太低,没过多久,温尚翊就连人带被子在陈信宏胳膊边蜷成一团,安安静静地抱着陈信宏的半个胳膊。

陈信宏侧头看看被子卷里露出来的脸,有点移不开眼。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好好工作,扭头就看见秘书小姐发来的邮件。

秘书小姐:陈总,您家那位好些没有,我知道一款非常有效的退烧药,名字是……

陈信宏用另一只手摸了摸温尚翊的额头,然后上网查了一下那个药,好像真的还不错,于是小心翼翼地把温尚翊从自己的胳膊上扒下来,在自己家里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走路,不小心把木地板踩的响了一下就赶紧定住,回头看看温尚翊是不是被吵醒了,等一会儿没反应了才继续走。

药买回来了,可是温尚翊好像不太愿意吃。陈信宏把他从被子里捞出来,他又自己皱着眉头缩回去。反复几次之后,温尚翊有些不耐烦了,坐起来眯缝着眼睛嘟着嘴,压乱的头发支棱着。陈信宏忍不住用拳头挡嘴笑,我们家阿翊真的太可爱了。

温尚翊一脚蹬在陈信宏的屁股上,偷笑什么。

陈信宏转头咳嗽一声,转过来的时候已经一脸严肃,快把药喝了。

温尚翊从睁开了一条缝的眼睛里瞟一眼陈信宏手上端的黑色液体,毅然决然地向后倒去,不喝。

陈信宏眼疾手快地把他捞起来,另一只手直接把药给他灌了进去,不喝也得喝。

温尚翊被强行灌药以后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瞪着一脸得意的陈信宏,你完了。

陈信宏得意洋洋地站在床边,怎样,不服咬我啊。

温尚翊一下跳起来挂住陈信宏冲着他的嘴唇就咬了下去,咬就咬,怕你哦!

陈信宏搂住温尚翊扑回床上。没过一会,被子就被温尚翊踢了下去。

04

于是陈总也光荣的生病了。

温尚翊倒是好了,于是每天往陈信宏的公司跑,给他送自己做的各种各样的奇奇怪怪的汤。

全公司都发现这几天总有一个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暖的年轻人来找陈总。直到有人看见这个年轻人坐在陈信宏办公室的沙发上翘着脚打电动,哦,原来是老板的小情人。

老板的小情人是个男的。

全公司上下觊觎陈信宏的女员工纷纷表示舒心,这比败给自己的同类舒服多了。

更有甚者,还在公司论坛上公开发表自己写的老板和小情人的文章,说是什么同人文,甜的腻死人,被公司男同事拿来当把妹范本。

陈信宏无意中看见了几篇,回家跟温尚翊分享,结果遭到了温尚翊的唾弃。

你看看这是什么形容啊,“他的眸光不带半点起伏,冷漠而坚硬的五官华美而又单板,骨子里透出的一股子寒劲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你员工眼中的你啊,你这老板怎么当的?

还有这个,“他一把抓住男人的手,咬着牙说:’你给我听好了,你是我一个人的!’”,天啊哈哈哈哈哈哈现在小姑娘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啊!

这个更扯了,诶她们说你一夜七次诶,怎么可能,哪有男的可以一夜七次的,早就精尽人亡了好不好!

陈信宏听温尚翊说完最后这句话以后直接拦腰把他抱回了卧室。

“劝你最好不要质疑你男人的能力。”

05

其实也不是没有闹过分手,两个个性要强的人碰到一起,因为很小的事情都会吵一架。最严重的一次分歧是温尚翊要被派去国外工作两年,陈信宏不想让他去。

温尚翊觉得自己应该去闯一闯,不能就这样一直在陈信宏的身后,他想要和他并肩。

陈信宏的公司那时正值上升期,平时工作忙,没精力去想那么多,所以还是执意要留下温尚翊,甚至出面和温尚翊公司高层交涉。

温尚翊知道以后二话没说,向公司递交申请,自己收拾好东西没跟陈信宏说一声就走了。

陈信宏回家发现温尚翊不见了,只留下一张纸条。

“我不怪你,但我需要先成为我自己,然后才能来爱你。”

隔了十二小时的两个人就这样断了联系,谁也没有联系谁,反而各自在各自的领域拼了命一样地努力。

两年之后,温尚翊回国,成为了事务所的王牌律师。陈信宏的公司也在他的带领下逐步成为业界巨头。

和第一次初遇一模一样,还是那个路口,还是匆匆忙忙的人流,温尚翊闯回了陈信宏的生活。

06

陈信宏带温尚翊回家。

说是回家,其实不是两年前那个公司旁边的公寓了,而是陈信宏新置购的别墅。

温尚翊顺着车窗向外看去,一切都是当时自己和陈信宏一起设想的那样。你说要有泳池,我就给你泳池;你说要有向日葵,我就给你满院的向日葵;你说要有地毯,我就把家里所有可以滚的地方全部铺上地毯。这里什么都有了,就是缺个你。

走进卧室,在落地窗边的单人沙发旁,高高地摞着一摞砖头厚的书,书页老化成黄色,还有的地方已经卷起了毛边。

温尚翊随手拿起最上面的一本,回想起每一个自己窝在陈信宏身边为了案子啃着文献的夜晚。

翻开依然熟悉的文献,里面一张纸条轻飘飘地落了下来。

温尚翊蹲下去捡起来,是自己当年走之前留给陈信宏的那张纸条。随手翻过来,一行熟悉的字迹却跌入了他的眼中。

回身看向倚在门边的陈信宏,泪水迷蒙中他似乎在笑。

干,偷笑什么啊!

笑你可爱啊。


“我不强求能再次遇上你,我只希望下次相遇的时候,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去爱你。”


———————END———————


呐,现在我们来相爱吧。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XS】特殊服务

脑洞,短,完。


“阿翊今天在台上一直笑一直笑,干嘛那么可爱啦!”陈信宏回到酒店冲了凉就往床上一瘫。

“啊不就开心咯,黄长官在下面看耶!”温尚翊刚从自己房间偷偷钻过来。

“哼!开心到忘词喔。”陈信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别扭起来。

“你还说,就你笑的最欢。”温尚翊并排瘫在了陈信宏旁边,“好累喔,连续几场天气都这么热,拎北每次在台上看你穿那么多都感觉你会热昏过去诶。”

陈信宏翻个身搂住温尚翊,温尚翊也刚洗完澡,换了一件黑色的背心。

“我的肉体只能给阿翊看啊!才不要露给别人。”

温尚翊看着他一脸认真,忍不住想逗逗他:“嗯,其实我不介意的,你就算光着在台上唱我也ok。”

陈信宏听了这话,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温尚翊,痛心疾首也不过如此了吧。

“阿翊怎么可以这样!哼!那我就要露给别人看了!”陈信宏气哼哼地从床上坐起来,走到桌子旁边拿起电话就打。

“喂!你干嘛啊!”温尚翊吓得赶紧跳起来想摁住他,但是电话已经接通了,温尚翊定在旁边连大气都不敢出。

“您好,我想预约一下spa。”陈信宏刻意压扁了嗓子说到。

“对不起先生,这个时间不接受预约,请您明天再打电话预约。”话筒里传来前台小姐甜美的声音。

陈信宏一脸尴尬地放下电话,看着温尚翊在旁边笑到快要滚到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温尚翊指着他想说点什么,还没说出口就被自己的笑声重新淹没,笑到转身趴到床上,一边笑还一边捶床。

“哈哈哈哈哈哈哈……还、还说拎北是怪蜀黍……哈哈哈哈哈哈……明明你自己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家小姑娘肯定以为你是要特殊服务啦哈哈哈哈哈哈哈……”温尚翊笑到肚子痛,窝在床上滚来滚去,完全无视了旁边越来越低的气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诶人嘞?”等温尚翊笑的差不多了,抬头发现陈信宏不见了。扭头看见他正趴在书桌前面撅着嘴写写画画着什么。

“阿信!拎北不笑你了啦,赶紧睡觉,昨晚打雷不都没睡好。”温尚翊走过去。

“不要,不理你。”某个别扭小朋友又上线了。

“真的不要理我吗?”温尚翊忍着笑问他。

“不要。”陈信宏本来坐得直直的,说完这句话突然趴了下去,像是本来想要被老师表扬的小朋友终于撑不住了一样。

温尚翊好想捂住眼睛,太可爱了啊,太犯规了。

“好啦~乖~”温尚翊像哄小朋友一样哄这位大朋友。

“……那要不然你自己过来看看好了。”大朋友放下手中的笔抬头冲他勾勾手指。

温尚翊走过去,看见纸上用倒字写着“本人需要温尚翊先生的特殊服务(눈ε눈)”。

再把目光转向某人脸上,某人正用星星眼加猫咪嘴期待地盯着他。

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好啦。”温尚翊无奈地把陈信宏拖回卧室。

刚进门陈信宏就开始急切地扯着温尚翊的小背心。

温尚翊一个转身挣脱开来,接着把毫无防备的陈信宏摁倒在床上,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的衣服给扒光了。

“阿翊!……你、你要干嘛?”陈信宏面朝下被摁得死死的,难道这就是要被反攻了吗,我还没准备好耶……

“陈先生要求的特殊服务啊。”温尚翊跨坐在陈信宏的背上,反手脱掉了自己的背心,撂在一边之后随手抄起了抽屉里的润滑油。

窗外夜色朦胧,屋内春色盎然。

什么?你问反攻?怎么可能,胸推而已啦。

温尚翊那个小身板怎可能压的过陈信宏那个怪力的家伙啊!

————————END————————


最近比较忙…所以更的很慢也很短。不过等过完这阵子就好啦(。・ω・。)

【XS】运动减肥

私设:吉他精x自由音乐人(这什么鬼设定),严重ooc,慎!

*

温尚翊是一个自由音乐人,但他最近几个月像是灵感枯竭了一般,连一小节的音乐都没写出来。

这样下去不行啊,没饭吃。

以往他出门找灵感的时候一般都不会逛到那条专卖乐器的街,毕竟在家对着一摊乐器也没什么灵感,想必不管对着多少乐器也一样没灵感。

但今天他就去了,温尚翊在一家二手乐器行看见了一把吉他,明黄色的,比其他的吉他都大了一圈有余。但的确是一把很漂亮的吉他,音色也很好。

抱着这把胖吉他,温尚翊有一见钟情的感觉。

于是温尚翊咬咬牙花了大半年的积蓄买下了它。

回到家,温尚翊迫不及待地沐浴净身准备熟悉他的新吉他。你也知道,他作曲的时候都不爱穿衣服的,今天也一样。

温尚翊抱起他的大胖吉他,边弹边调音。

来灵感了!

一个扫弦下去,音乐就像是流出来的一样流畅,温尚翊享受着创作地美妙感,他感觉自己的手已经不像是自己控制的了,而像是这把吉他在带着他弹出这旋律。

太妙了,幸亏买了你。

一曲终了,温尚翊把曲谱记下来之后恨不得抱着自己的大胖吉他亲几口,正快要亲上去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上一沉,他下意识地睁开眼。

!!!

自己身上正横着一个体积庞大的男人,虽然胖胖的,但还挺好看。白皙的皮肤,抿起的猫唇,清澈的眼睛,还有软软的头毛。啊,好可爱啊。

等等,拎北在想什么!这是个男人诶!还是个没穿衣服的男人!

温尚翊下意识地松了手,怀里的男人没了支撑一下滚到了地上。

“好痛……”地上的男人揉揉摔痛的屁股,委屈巴巴地抬头看着温尚翊。

温尚翊被这么一看,心脏简直漏跳一拍。捂住胸口,卖萌可耻啊。

“你、你是谁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温尚翊昂头装作凶巴巴的样子,瞪着眼睛语气凶狠道。

“是你把我买回来的啊……”地上的男人已经坐了起来,肚子上的肉肉看起来很好捏的样子。

“干!拎北买回来的是吉他!难不成你是吉他精哦!”

“你怎么知道!”男人双手护住了胸,一副戒备的表情。

“……”温尚翊翻了个白眼。

两个没穿衣服的男人坐在一起互相审讯了一晚上,才算是搞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

男人叫陈信宏,真的是一只吉他精,但他很喜欢人类,只要有人用他创作出来他认可的乐曲,他就会变成人来和演奏者交朋友。

温尚翊是第一个让他变成人的人类。

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思想教育的温尚翊表示接受无能。

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还是把陈信宏留了下来。

虽然变成了人,但陈信宏根本不习惯作为一个人生活,他既不喜欢穿衣服,也不喜欢躺在床上睡觉。一到晚上他就变回原来的吉他,默默立在温尚翊为他准备的架子上。

而且变成人之后的陈信宏还是超级喜欢往温尚翊的怀里钻,这让温尚翊很困扰。

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还是光着的,天天要往你身上窝,问谁都受不了啊。

于是温尚翊只有在陈信宏变成吉他的时候才会抱他。

抱着干嘛?弹吉他啊不然你以为什么。

但是陈信宏总是在这时候偷偷地突然变成人,然后压着温尚翊搂住不放。

温尚翊实在是被压的喘不过气,于是他凶了陈信宏一次。

“可是我就是喜欢阿翊嘛~阿翊都不给我抱抱~”一颗栗子头委屈地低了下去,说话都带了哭腔。

温尚翊心口一颤,还是扭过头去不看他。过了一会,温尚翊感觉自己的衣角被轻轻扯了扯。

“那我以后不在阿翊的怀里变成人了,阿翊可不可以给我抱抱……”

温尚翊下定决心要给他一点教训,闭紧了嘴巴一声不吭。

“不要不理我嘛……阿翊……”

“阿翊……我错了……”

“……那我也不找阿翊要抱抱了好不好……不要不理我啊……”

听着陈信宏的声音越来越小,温尚翊还是忍不住回头。那颗栗子头都快埋到胸口了,肩膀一抖一抖的,那只手还抓在自己的衣服上但是没有用劲扯,只是紧紧攥着。

温尚翊赶紧把人搂进怀里,陈信宏立马把双手紧紧圈住温尚翊的腰,头埋在温尚翊的肩膀上。温尚翊感觉自己的肩膀处的湿意,心疼坏了,在心里责怪自己刚刚对陈信宏太凶了。

“别哭啊,唉哟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你不要突然变啊,那样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摔到你怎么办……好啦,这不是给你抱了嘛……”温尚翊慌张地安慰着死死抱着自己的人。

“那阿翊不许再凶我了。”

“好。”

“你保证。”

“拎北说过的话绝对算数。”温尚翊举起手发誓,“我要是再凶陈信宏,我就一辈子写不出来歌。这下好了吧。”

“好!”陈信宏立刻把头抬了起来,脸上还挂着眼泪,但是一点都不像是很伤心的样子。

“那你可以把我放开了吧?”温尚翊感觉自己被骗了。

“不要~”陈信宏一边把温尚翊搂得更紧,一边往温尚翊的身上蹭。

温尚翊忍不住笑了,被搂着的感觉也没那么糟。

一人一吉他就这样在一起生活着,温尚翊每次抱起他的吉他的时候都感觉自己有用不完的灵感。陈信宏也越来越习惯作为吉他之外的日子。他开始了解人类的文化和生活,越来越喜欢变成人呆着。他还喜欢上了海绵宝宝和花生绵绵冰,每天都要坐在电视前面抱着一大碗花生绵绵冰和那块黄色海绵一起傻气的大笑。

这可让温尚翊烦恼坏了,陈信宏不变回吉他自己就没办法写歌,因为陈信宏已经威逼他把其他所有的吉他都收起来了,碰都不让碰。之前还好,看完海绵宝宝吃完绵绵冰以后什么都好说,要弹多久弹多久。但是最近陈信宏又迷上了上网……

网络简直太罪恶了。温尚翊每天都要后悔自己为什么教他怎么上网,就算是陈信宏用星星眼看了你一整天还扁着嘴用小奶音苦苦哀求你也不该答应他啊!

其实最让温尚翊崩溃的一点是……陈信宏越来越胖了。

天天宅在家里还吃那么多甜品怎么会不胖嘛。陈信宏扁扁嘴,哭哭,阿翊嫌弃我了。

本来就超出正常尺寸的吉他又变大了好多,温尚翊就快要抱不住。抱不住还怎么弹啊!

终于有一天,温尚翊抻着胳膊好不容易完成今日份的编曲之后,感觉胳膊要脱臼,忍无可忍地冲着快要铺满半张床的吉他要求减肥。

眨眼的功夫,陈信宏就在床上躺着了。翻身下床,掏出阿翊的手机,小胖手在屏幕上点啊点。

温尚翊一脸气愤地盯着他。

“啊!找到了!”陈信宏手拿着手机冲温尚翊的眼前一伸。

一张表情包赫然出现在温尚翊的眼前。

一只小猫捧着一只大猫的脸说,你不是胖,你只是毛茸茸。

“陈信宏!你不是毛茸茸!你就是胖!”

“(っ´;ω;`с )那我减肥就好了啦……阿翊不要生气嘛~”

“从今天开始运动!”

“都听阿翊的!”

陈信宏一把抱起温尚翊扔上了床,然后欺身而上。

“你干嘛?!”

“阿翊不是要我运动减肥吗?我以后每天都运动减肥!”

“陈信宏!你这个北七!唔……”

————————END————————

说主唱胖会不会被查水表啊_(:3」∠)_我错了

(其实我的原题目是“cxh你怎么又胖了”or“cxh你真的好胖哦”……请不要打我,我自行解决)



【XS】跟爱豆在一起了

私设有,ooc有,所以,慎入。

梗嗯就是之前很有名的那个跟爱豆谈恋爱的故事。

只是想看看痴汉阿翊和腹黑大魔王哈哈哈。



*

看到现在好多人问“跟爱豆恋爱是什么感觉”啊,我就突然想要说出我的故事。

我当时是个很普通的大学生,男的。以前我没有故事因为四年来我居然没有谈过女朋友。

你说什么?不不不我不是长得丑我只是沉迷游戏没时间谈恋爱。

我很喜欢玩游戏,就是传说中的撸ta(别闹,就是撸啊撸和dota,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龌龊。

技术嘛,当然好啦也不看看拎北是谁。

因为技术好呢,所以也认识了一些朋友,我跟其中一个叫masa的关系最好,因为跟他一起玩游戏的时候连麦简直不要太爽。他那张嘴啊,跟机关枪一样,吐槽起来刀刀见血。嗯,说到这里,让我想想最近有没有得罪他。

哦对了,还忘记介绍一个背景。

我是某天团主唱的迷弟……迷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我的游戏昵称是“xxx我爱你531”……

后面不是乱码!

哦对了masa会加我也是因为这个昵称,当时组队的时候碰上了他,本来他不愿意跟我玩,但是人不够,所以他就勉强接受了。但是打开语音之后,我刚打了声招呼,masa就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始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那家伙居然真的有迷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接着我俩就成好友了。

现在想想我可能是被他卖了。


*

嗯其实过程蛮长的所以我要分段写。

就有一天啊,跟masa约好开黑,结果他带来一个人,昵称是SpongeBob。

海绵宝宝?小学生吗?

masa说是他朋友,但是打游戏不开语音,怕暴露隐私。

好做作哦。

别笑,当时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不管玩了一会儿感觉他技术甚至比我还好,就没再说什么。

大家一起玩了一下午吧,都挺开心的,于是就约了下次,他还加了我好友。

当时我以为他是觉得约游戏方便,没想到是因为我的昵称……

后来他告诉我就是因为我的昵称masa才把他带去跟我打游戏的。

哦。

反正这么一来二去的,也就认识了,没事也会在游戏之外聊聊。

比如说聊聊xxx啊。

说起这个我就气。他当时还耍我。

他加我line以后第一句话你猜是什么?

你好?

不,你太天真了。

他说:你喜欢xxx?

我:对呀,看我名字就知道了吧。

他:嗯,他挺好的。

我:你也喜欢他吗?

他:嗯。

看出来他有多不要脸了吧。还以为遇见了同好,这年头迷弟可是稀缺物资啊,好不容易碰见一个可得抱紧了。

我:那太好了!以后咱们可以一起去看他了!我还没去过他的演唱会呢!

他:我倒是场场都去:)

当时可是给我羡慕坏了,现在想想只想翻白眼,你可不是场场都去嘛,你不去还开啥啊。

他:还有事,下次再聊(๑╹◡╹)ノ"""

于是第一次对话就这样圆满的结束了。当然,也奠定了我犯傻的开始。


*

自从以为他也是迷弟之后,我就本着资源大家共舔的原则,经常把在网上看到的xxx的帅照发给他。

我:啊啊啊他穿西装也太好看了吧!!!

我:不过就是不常穿,我觉得他应该多穿几次。

我:不过没关系啦,他怎么样都好看。

我:诶,可惜我不是女生,不然也可以幻想一下嫁给他。那么温柔那么好的一个人,以后身边的人会是怎么样的呢。

对,当时的我经常给他发这种东西。[微笑.jpg]

也不只是这些啦,拎北不是痴汉好不好。

也会问候他早安午安晚安,顺便关心下他有没有按时吃饭按时休息之类的。毕竟是战友还是迷弟嘛,都是一家人啊哈哈哈应该的应该的。

他好像有段时间工作蛮忙的,游戏很久没上线,消息也不回。我以为他出什么事了,还跑去问masa
a他怎么了。

masa:他工作上到了瓶颈期正在闭关找灵感。怎么,才几天不见都开始想他了,不要xxx了?

我:喂!关心一下朋友不行哦。

masa:好啦,不用担心。

我:不过话说他是从事创意类工作的吗?还需要找灵感。

masa:你要是这么说也可以啦,可以算是创意类吧,到时候他跟你说你就知道了。

过了几天。

他:闭关结束~听说你有担心我啊小阿翊~

我:谁担心你了!打游戏凑不够人而已。

他:最近你家xxx有动态没?

我:你还说呢!半个月没发消息了啊!半个月啊!脸书微博都没有啊!你说他是不是把密码给忘了啊!

他:我觉得他很快会发哦:)

我:你怎么知道!真的还假的!不管了我要去蹲守了。拜拜。

然后我刚打开脸书,就看到了xxx的新动态:好久不见,想我了没:)

我激动地抢到了评论第一:想想想!!!

更令人激动的是,xxx回复了我!!!

xxx:我也很想你们:)

我简直原地转圈爆炸好吗!!!于是我赶紧去找他。

我:你太神了!多亏你让我抢到第一个评论,xxx还给我回复了!

我:[截图.jpg]羡慕吧!!!

我:话说你到底怎么知道的啊!这也猜的太准了吧!!!

他:不是猜的哦。

我:那你是知道他要发哦。骗肖啦!你自己都没抢到评论前排哈哈哈。刚刚肯定是骗我玩的结果真让我碰上了!

他:你那么喜欢他哦,他回复你一句你就高兴成这样。可你都没见过他,你怎么知道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我:我虽然没见过他,但是我很了解他哦。了解一个人不一定要见到他的,从他的作品里面都可以看出来啊。他一定是一个很好很温柔包容一切心有大爱……(此处省略n个形容词)的人。

他:他知道一定会很感动吧,被你这么善良温暖的人喜欢。

我:啊这个应该不会吧,喜欢他的人太多了,他不会注意到我啦。而且我其实有点贪心呐,我想当他的专属吉他手~

他:可是我觉得他会诶:)祝你早日成功哦。

我:那就借你吉言啦~


*


后来和他约好了要一起去看xxx的演唱会,我攒了大半年的钱,还去打工。结果快要临近买票的时候,我的钱都被偷了。当时真的很伤心,不仅是因为又错过了一次见xxx的机会,也是因为失了和他的约。

他说要给我一张票,但我坚持不要,我说我想要凭自己的努力去见xxx,还跟他道歉说不能陪他一起去了。他听了这话也没再坚持。

当天晚上xxx发了一条动态: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呢。

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是打工回来后很晚了,看到后觉得好像整个人的力气都被一下子抽干了一样。明明就知道这是早晚会发生的事情,明明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接近那样一个耀眼的人的,可还是很难过,像失恋了一样。

草草冲了澡,坐在台灯下却怎么也集中不了注意力练吉他,打开游戏玩了一把也输得很惨,还被masa嘲笑“xxx公布恋情了很难受吧”。

于是我瘫倒在床上,盯着那条已经被轰炸的动态,一直看一直看。

突然他发来一条语音,很短很短,大概五秒吧。

我随手点开。

“晚安,我的专属吉他手。”

熟悉的声音就这样炸响在我的耳边,太熟悉了,真的太熟悉了,陪伴了我无数个夜晚的声音。那个声音说,晚安。他说,我的专属吉他手。

当时一下没绷住哭了出来,然后立马把他拉进了黑名单。

……

为什么?这还用问为什么!他骗拎北很久诶!

好了好了,后来当然是就是在一起啦~


*


原来我的梦想是攒钱去看一场他的演唱会,现在每场演唱会我都站在他身边弹着吉他。

我叫温尚翊,那个笨蛋叫陈信宏。

然后呢,一起走吧。

————————END————————